曲家桀蘖

我想写刀子也想写糖,但是开车涨粉快。怎么办,在线等,真鸡掰急

纪念终于会唱《青衫白首》的美好时刻。
接上文,以后看图认人考虑一下(´▽`)ノ♪厕所读物文笔表示很抱歉,会比上文短小很多的感觉,上课时的产物,差点被发现
Here we go~

       沈九懒得再说什么。小畜牲而已,自己现在计较,哪有什么好处可捞呢,徒劳无功可不是他沈九的想法。
      
         见沈九并不挣扎,只是有些僵着身子偎在怀里,洛冰河心上涌起莫名的满足。像是洛川春融,清爽的流水涓涓,却破开了百里坚冰。

         洛冰河不由得再一次甩了甩头,小鸟依人型的女子他宫里真的不少,毕竟软玉温香在怀的感觉总归是会让男子更觉得自己的强大。但从触到就开始加速的心跳又是什么。
      
         是什么……是错觉亦或是幻想,是妄想亦或是疯狂,是痴狂亦或是留在心脏最深处的一剑修雅。
    
         又是什么……
是在第一眼看到的仙人对自己指了一下,自己便入了清净峰的激动。
    
         是他泼了自己一身敬师茶时,扇骨刮破皮囊的刺痛。
    
         是望见他同掌门站在一起时,想把他扯到身旁却无能为力的惘然。
    
         找到了。

        是某一日路过他的竹舍,无意间瞥见他闭眼小憩的模样。
     
        三千鸦羽披散肩上,一手托着头,露出的腕纤细,如同用羊脂玉精心雕成。青衫干净整洁,或浅或深的青绿衬得整个人同一杆翠竹一般挺拔。或许是从那时就开始不正常了。看到他睫毛轻颤几下睁开了眼,明明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自己却忘了逃开。
     
         被罚时,他站在一旁看着,他的身边还有他那个被自己烧死在竹舍里大师兄和现在已经守空闺许久的宁婴婴。看到他对宁婴婴百般讨好的笑,可宁婴婴一直目光不离自己。自己突然想要与宁婴婴换个身体,想独占那个千般百般风流笑的人儿。
      
        与此同时生发出的不可思议的快感也曾让自己讶异,就像用最钝的刀一下又一下地挫着他的傲骨。看着他露出无可奈何的忌妒与愤恨,凝着眉,抬起那对桃花眼用力地瞪自己,双颊染上了薄薄一层桃色。
         
         可惜当时自己不知色欲为何物,只觉得想要看到更多这样的他。
  
        现在看来,是想要他在自己与床榻的空隙间不断的扭动这身躯。薄汗会使他的身体像蛇一样滑腻,绯红的面庞不仅是由于情欲,更是由于无法阻止的难堪。自己会俯下身子,唇齿进行着名为爱恋的纠缠,随后扯出一条细长的银丝,有津液在他的唇边闪着淫秽的光。
 
         “小畜牲,看看那边是谁吧。”沈九出声打断了他的回想,就像冲着欲望燃起的火上泼了冰川的极寒之水。洛冰河终于回过神来。

        沈九不情不愿地向一身玄衣以外的地方看了几眼。还真是晦气。自己之前想什么便遇到什么。
        
          瞧啊,是在海棠花间的如花美人。花人同名秋海棠,一片与一片的粉霞之下,她身姿窈窕,夏夜用来扑流萤的小扇依在唇边,当真好个美人赏心悦目而又惹人怜。

        沈九可无心欣赏,转头把脸冲着洛冰河的前襟。洛冰河本看了一眼,又被怀中人的动作吸引。比起刚刚僵直的躯体,现在更像是在怀耍着里散漫的小性子。

记一次终于把《青衫白首》唱上去的无脑产物,每次听都是在吃刀子啊,我爱小九啊……
好的逼逼完了我们开始




        冰哥回到自己那边的世界后其实一直在想那个奇怪的沈清秋。
眉宇间清亮,浅浅傲气如华光流转,一颦一笑果是仙人之姿。而床第间的模样却将一切都揉上一个“媚”字,纵然是他洛冰河也似乎有些无法自控……一看便是滋养得极好。
         又或是说,
他早想看到这样的沈清秋?
       摇了摇头,洛冰河想要甩掉这个可笑的想法,脚步却把自己带向了水牢。
       自己是有多久没见到那人清亮的眼神了呢?纵使是鄙夷唾弃,冷嘲热讽,也依旧目光凛凛。好想看到。

      水牢中,铁锈味与血腥味早已融为一体。分不清是上一次留下的血亦或是许久以前的锈,留在已经不能再被称为人的沈九皮肤上。猩红的色极像洛冰河的眸色。
        哦。
       是疤痕。天魔血的伤害是在体内的,那外伤?就连洛冰河也不知道那是哪一天的哪一次所留下的。每次在水牢进行报复的行为,洛冰河都会不分日夜,他想要让他的师尊体会一下他在无间深渊的所受辛劳。
        其实更想看到沈九露出怯懦的表情,濡湿的双眼与他所觊觎许久的唇形美好的樱红在诉说着所谓欲拒还迎。亦或是,简简单单的,他还在清静峰时看到的他。青衣随着山间清风纷飞着,又有些像洗衣的母亲在冰水中浣过的纱,是独自一人的清净与昂扬傲意。
         只是少一个人帮他拂去停在发尾上的竹叶。当年的洛冰河如是想。

          浸在水中的纱?洛冰河的确见到了。已然残破不堪的青衣勉强地裹在那个人棍的棍身上,没有四肢的支撑,袖子与下摆漂浮在红艳艳的血水中,在洛冰河眼里另是一般风景,他让复仇的快意肆意充斥着百骸。
          同时他也在努力压制着想要给自己一掌的欲望。
        洛冰河轻轻一振衣袖,沈九破碎的肢体便全又恢复了。异样感使半昏迷中的沈九醒了过来,并没有洛冰河想象中那句满含毒刺的“小畜牲”,沈九只是睁开了眼,黯淡无光如一潭深且浓的墨。
         洛冰河才想起来沈九之前是被他拔了舌的,几秒,沈九便恢复为原样。眼中无光,却盛着比之前更为阴毒的怨与妒。

         不过是小畜牲,翻来覆去的几个把戏他沈九早就麻木了,至于复原肢体再次撕裂?这貌似是上一次小畜牲用来博不知哪位佳丽的一笑用的招式。那姑娘倒也真真的配合,娇呼着“君上当真是讨厌”便挤进了小畜牲的怀里。哦。与畜牲在一起?那不就是母畜牲了?他抬眼,正巧遇上那姑娘望向他。“君上!这东西想要伤害妾身!”
        这姑娘是……他记起来了。是秋家的那个幸存者呢,是告发他这个童养夫不过几天就同洛冰河翻云覆雨的那个可怜女子呢。
        好生有趣。沈九勾起了嘴角。适应了一下这完好的身体,沈九以最冰冷的语气用上了他自己最擅长的一句话。
        “呵,小畜牲。”
        “弟子可是帮师尊复原了身体,不求师尊一个谢字,这开口便是一句小畜牲,让弟子心里凉极了。”洛冰河听着从前熟悉的称呼,抿了抿唇,弯起令他那三千佳丽倾倒的弧度。
        “不如魔尊大人说说这次怎么处理沈某,沈某也好装装样子配合魔尊大人。”换了个称呼,沈九两眼幽幽然望向那个可恨的身影。
        “弟子不过是想带师尊去见些人”打了个响指,沈九身上的镣铐统统掉了下来。不等沈九反应过来,洛冰河便伸手将沈九打横抱起,大步跨出水牢。
        水牢外的阳光本就极为刺眼,再加上不知多少年的不见天日,沈九立刻闭起了双眼。浸在水中的黑暗生活使得沈九的皮肤极为白皙,比起从前像玉,现在更像是冰,不知何时便会溶了,只余一滩泪似的冰凉。洛冰河不由得抱的紧了,低了头紧紧盯着沈九闭着的眼。佳人怀中,当真是美好。
        “小畜牲,移开你丫的眼,盯着我恶心。”沈九破坏了这大好气氛,“你这宫里尚有人走动,见你这般行为,怕不是丢你这堂堂魔尊的脸?”
       “哦?弟子可不怕丢什么脸,倒是师尊面子薄了吧。”洛冰河将自己的脸与沈九的脸移得近了些。
        “是沈某忘了,魔尊佳人无数,想必是常常抱着美人散心,宫人也看惯了。还有,麻烦离沈某远些,沈某可是怕污了你的眼,这万花宫的小宫主又来找沈某麻烦。”沈九语气疏离懒散,像极了之前在竹舍里对洛冰河的每一句讽话。
        洛冰河却又是一笑:“师尊的意思,倒像是自己是新来的美人,怕我这后院起火?”
        两张脸极近的距离,紧贴的身躯,似是彰显这一双人的亲密。牢中的虐待, 让沈九比原先更加消瘦,身子轻而虚的更像个女子。若说是新来的美人,宫人并不会有人不信。至于是不是新来的,沈九可不知道,他进这水牢时,洛冰河的身边也就是那柳溟烟几人,其余的人也都是洛冰河带着去水牢逛荡招摇一番时,他才知道。








      

其实是学校里的一个孩子,多谢她让我从不说粗口的好孩子成为出口成脏的样子。

上课睡着这种事情明明很正常对吧?明明老师看见了笑出来是打算一笑置之的,看见老师笑,全班莫名其妙但也跟着笑了。老师是明白我这样会醒的,其实是很谢谢老师的。


就她一个人在那里一边说着“老师你不要笑她啊”一边广播一样的喊“(本名)又在睡觉了你们快看啊”之类的话。


呵。借用朋友的一句话:恶心虚伪又做作。


其次是上个学期的事了。


前同桌是个汉子和我表了白,我拒绝了。我有喜欢我的那个姑娘了。然后那汉子就去找她bb(以前就知道她在男孩子里混的开)之后她就来一脸语重心长地跟我逼逼说什么“同性恋没有未来的啦”“(那个汉子)对你那么好你就答应他吧”“反正你最后也不会和女的在一起的”。



我艹你妈。





老子怎么样不需要你管。我和我姑娘怎么样不需要你管。老子理不理那个汉子都不需要你管。而且谢谢你他妈的恶心话,我已经和我姑娘准备着买戒指了。




然后班上有个跟我玩的比较好的男孩子,我管他叫姐,他管我叫弟的那种,总之就是亲姐妹的相处方式。然后她又天天下课bb什么“(本名)你这样会让(前文汉子)很不高兴的啦,你看看你要不要管管”




我:【我觉得恶星.jpg】他又不是我谁。我管他干嘛卵子。


从认识她开始就看她不爽,然后才发现自己看人真准。


我同桌的小男友她天天腻腻歪歪,她同桌有喜欢的姑娘她还天天扯着人汉子,嗯,她自己是有男友的。这一段只是实情,别人私生活,我没必要予以评价。


其实讲白了她就是那种表面功夫的人。其实我应该向她学习,表面功夫那么好,我的麻烦也应该少很多吧。但是真的恶心人啊。










蛤蜊我已经被恶心死了。